无名英雄,无声传奇

长征时期,中共中央机关警卫部队中央警卫团,有一位特殊的红军战士,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世,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更无人知晓他的出生年月……

他没有名字,哑巴同志是他骨灰盒上的名字。哑巴是中央红军途经四川大渡河一带时,红军战士误将他当作奸细而戏剧性地被带上长征路、走上革命道的。从大渡河到延安,从延安到西柏坡,从西柏坡到北京,哑巴从背行军锅到喂马、挑水、烧火,再到看管果园,他所做的每一项工作都十分普通,普通得不为人所关注。但他的生活中每一个细节、经历的每一件事情,都有一种让人震撼的力量。

大家只知道他是个聋哑人,在他的档案中姓名一栏填写的也是“哑巴”。战友们都知道,他是一位在平凡岗位上甘于为革命事业奉献一生的英雄。

他是长征路上唯一的哑巴红军

大渡河畔参加红军。1935年五六月间,红军长征到达四川大渡河谷。由于不熟悉当地道路,作战任务紧急,急需找个带路的向导。红军侦察员四处寻找时,政治保卫大队的战士肖士杰发现了一个站在路旁并不躲闪的壮年汉子,因为不管问什么他都不作应答,好像只会“噢噢”地叫。红军指战员认为此人是在装聋作哑,怀疑他是敌人乔装的探子在刺探军情。考虑到中央领导人的安全和担心暴露部队的行动,红军指战员索性把这个人带回部队控制了起来,并让他随部队走了一段路程。

我与哑巴红军结缘,要从一次偶然的“邂逅”说起。几年前,我在整理老干部档案时,无意间发现一本积满尘埃的档案袋,隐约看见上面写着“哑巴”二字。好奇心驱使我吹开沉寂多年的灰尘,没想到的是,我吹起的并不只是厚重的积灰,还有一段以长征为开端的无声传奇。

经过两天的观察和考验,红军指战员发现此人的确又聋又哑,不是敌特奸细。于是决定让他离开部队,返回家乡。然而,此人却坚决不离开,坚决要跟着红军,并且主动帮助部队干重活累活。红军指战员多次劝说,此人大发脾气,他比划着告诉红军指战员:红军好,不想回去,想跟着红军一起走。

这是我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档案:姓名:哑巴,籍贯:四川大渡河一带,入伍时间:1935年6月……我从没见过一个享受副师职待遇的离休干部个人信息如此模糊,甚至不知道具体的出生年月。

红军指战员也观察到,此人虽然是个聋哑人,但懂得善恶,特别是勤劳能干,不怕苦,具备了参加红军的基本觉悟和条件。红军在长征途中减员严重,也需要人员补充。再说这位聋哑人已经离开家乡一二百里了,并且不知道回家的路,更没有办法送他回去。于是,经领导批准,决定把这位聋哑人留下来,分配他的主要工作就是背行军锅、担炊具。

1971年9月,周恩来总理从外地回京时,突然问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哑巴同志还在吗?”这哑巴究竟是何许人?竟让日理万机的周总理如此牵挂在心。

这位聋哑人就这样走向了长征之路,成为一名红军战士,并跟着红军开始走上革命道路。这样一位在平常社会极为普通、甚至在人群中被边缘化了的人,汇入了红军队伍的滚滚洪流,从此开始了再也不同于往日砍柴或背货的生活。

1935年6月,红一方面军到达四川大渡河天全一带,准备挑战耸入云霄的夹金山。政治保卫大队派出侦察员,希望能遇到几个老乡当向导引路。当地老百姓多年受到四川军阀残害,见到军队就害怕,红军到了,他们以为是军阀又来抢他们,全都逃命走了。侦察员在附近转了两天,硬是一个老乡没见着。哑巴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战斗工作在中共中央首长身边。政治保卫大队,是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在长征路上的贴身警卫部队,负责保卫全党和全军的“头脑”,因此被称为“钢头盔”部队。这支部队从一组建就主要担负着保卫中共中央首长的重大任务。1928年5月,井冈山会师后合编成立中国工农革命军第4军,为保证军部和首长的安全,组建了军部特务连。1930年8月,红一方面军成立,朱德任总司令,毛泽东任总政委、总前委书记。特务连改称总前委特务连。10月,该连扩编为特务队。12月,又改称特务大队。1931年6月,改称国家政治保卫大队,隶属国家政治保卫处领导。1934年7月,扩编为政治保卫团。10月,随中共中央、中革军委机关纵队踏上长征路。1935年2月“扎西整编”,政治保卫团缩编为政治保卫大队,下辖3个队。大队长是时年还不满20岁的吴烈,他后来多年都是这位聋哑红军战士的直接领导。

哑巴个不高,黑黑的脸上有些麻子,圆脑袋,眼睛倒挺大,体形粗壮,一只衣袖已成了烂布条子,脚上穿着草鞋,腰里系着一捆绳子,浑身脏兮兮的,散发出一股异味,手上有一层厚厚的老茧,腰间别了把斧头。侦察员问他什么也不说,只“嗷嗷”地叫,结果被怀疑是敌军乔装的探子,索性给带回了部队。哑巴就这样戏剧性地走上了长征的道路。

这位聋哑的红军战士聪明能干,喂马、烧火、做饭样样都行,他一加入红军队伍,领导就安排他到中央警备团炊事班工作。由此又机缘巧合地成为保卫中共中央、中革军委领导人的贴身警卫部队炊事班的一名挑夫,刚入伍就战斗、工作、生活在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人的身边。这位特殊战士由此也成为人民解放军历史上聋哑人参军的特例。

档案里零星的文字记载已经满足不了我脑补出来的画面,我找到老红军、张思德的班长——杜泽洲,请他诉说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肩负100多斤的重担,爬雪山、过草地。聋哑人刚加入红军队伍不久,便迎来了爬雪山、过草地的艰苦行军。雪山草地之高寒地区,对于来自南方的红军指战员来说是身体上的极大考验,然而对生长在此地的聋哑人来说,困难就小得多了。正是这种机遇,使正当壮年的聋哑人初展其吃苦耐劳的能力和潜力,战友们很快对他有了比较深入的认识,彻底打消了原来的顾虑,也使他很快就融入革命大家庭中。

杜老告诉我,在空气稀薄的雪山上攀爬,最危险的是挑夫和炊事员,沉重的大铁锅会使他们的心脏和肺部因承受不了而破裂死亡。在夹金山的半山腰上,背行军锅的战士小李已经站不住了,哑巴急忙上前用身体撑住他,拎过20多斤重的大锅往自己背上一扣,向山顶爬去。从此,长征路上,行军锅再也没有离开哑巴的背部。

红军来到夹金山下,在缺衣少食、不可能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开始翻越“连鸟儿也难以飞过”的大雪山。这位聋哑战士身着破烂的单衣,满是血泡的脚上缠着干树皮,艰难地跟着部队行军。山顶空气稀薄,雪光刺眼。行军中最艰苦的是挑夫和炊事员,沉重的大铁锅压在他们身上,他们的心脏和肺部承受着比别人更大的压力。山陡路滑,每走一步,都有可能滑倒。

为了减轻战友的负担,哑巴又在肩上担起了100多斤重的担子,筐里放满了炊具和碗筷。他把牺牲了的同志身上的背包和枪支统统扛在自己肩上,不论是道路的艰难困苦,还是遇到敌人的猛烈轰击,他都毫无畏惧。哑巴被敌机炸伤过腿,缝了二三十针,要不是背上那口行军锅挡住了弹片,可能命都没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军事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无名英雄,无声传奇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