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义非凡,规模虽小

图片 1

雨时断时续,记者和南雄市史志办原副主任李君祥,踩着泥泞的田埂,爬上乌迳镇新田村旁边的天昊岭。刚上坡顶,稀落的雨滴忽然转成了暴雨,如昔日红军急促、密集的枪声。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10月25日,阴、小雨。行程90里,已进至广东省南雄县境。这里是游击区,上午4架敌机轰炸,三连伤3人,死4人。”在红一军团一师三团党总支书记肖锋的日记里,记载着红军长征抵达广东韶关南雄时的战况。

时光荏苒,敌军当年在坡岭上构筑的战壕和工事已被风雨抚平,山坡上散落着村民一座座红墙青瓦的楼房。

图片 2

南雄是红军长征入粤第一站,也是广东着名的革命老区。在这段风雨如磐的长征路上,许多动人的故事至今保留在当地人的记忆里。

这些年,村民日子好了,都在古村外头建了两三层的小楼,老村里一派寂静,村巷和祠堂墙壁上,红军留下的一些标语,仍清晰可见。

6月下旬,记者奔赴广东南雄,在红军战斗旧址探访感悟——

“鱼儿离水活不成,咱离开老百姓就不能打胜仗。老百姓爱护咱如同爱儿郎,咱爱护老百姓如同爱爹娘。”在乌迳镇新田村,92岁的李梅德老人一遍遍为记者唱着这首歌。这是他年幼时从红军战士那里听来的歌,只记住了4句,却在数十年的反复吟唱中,越唱越动听。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入粤第一仗:规模虽小,意义非凡

李梅德是红军长征在广东打响的第一仗——新田之战的见证者。这场战斗,影响了他一生的选择。“1934年10月份,红军长征路过村里,打了一仗,战场就在那边山上。”老人向记者追忆着新田之战往事。那硝烟弥漫的战场,那胜利时刻军民共享的喜悦,那依依送别的场景,都深深烙在他幼小的心上。

6月下旬,记者奔赴广东南雄,在红军战斗旧址探访感悟——

■解放军报记者 王雁翔 通讯员 刘彬锐

“战斗打响时,我才7岁。”李梅德回忆说,“国民党打不赢就跑,又派飞机来侦查,看见红军就扔炸弹。”老人说,红军英勇善战、不怕牺牲的精神给当地村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入粤第一仗:规模虽小,意义非凡

雨时断时续,记者和南雄市史志办原副主任李君祥,踩着泥泞的田埂,爬上乌迳镇新田村旁边的天昊岭。刚上坡顶,稀落的雨滴忽然转成了暴雨,如昔日红军急促、密集的枪声。

记者来到新田之战旧址,只见山岭在夏日艳阳下分外青翠。“这‘入粤第一仗’打得相当漂亮。”南雄市史志办原副主任李君祥讲述了当年战斗的始末。

■解放军报记者 王雁翔 通讯员 刘彬锐

1934年10月21日早上,负责前方侦察的红一军团直属侦察连,发现200多敌军正在这片山岭上挖战壕、修工事,指挥部就在新田墟的炮楼里。

当时,红一方面军经江西信丰进入广东南雄境内的界址、乌迳一带。国民党匆忙派兵堵截,在红军必经之地设置封锁线。红一军团首长当即给直属侦察连下了一道命令:坚决把乌迳新田之敌消灭!侦察连是军团的“耳目”,平时主要在前方侦察敌情,一般不投入大的战斗,紧急情况下才被当作拳头打出去。

雨时断时续,记者和南雄市史志办原副主任李君祥,踩着泥泞的田埂,爬上乌迳镇新田村旁边的天昊岭。刚上坡顶,稀落的雨滴忽然转成了暴雨,如昔日红军急促、密集的枪声。

连长刘云彪接到指示后,立即下达战斗命令:趁敌人立足未稳,坚决消灭他们。他将部队分成左中右三路,自己率中路迅疾从正面向敌人发起攻击。

外号“小老虎”的侦察连连长刘云彪带着160多名战士,连夜悄然赶至前沿阵地,拂晓时分,发现了正在山坡上挖战壕、筑工事的200名敌人。战士们抓住战机,一个冲锋,就把仓促应战的敌军打垮,敌人丢下20多具尸体,沿着山沟仓皇逃命。

1934年10月21日早上,负责前方侦察的红一军团直属侦察连,发现200多敌军正在这片山岭上挖战壕、修工事,指挥部就在新田墟的炮楼里。

丘陵四周开阔平坦,易守难攻,敌军依仗有利地形和坚固工事拼命抵抗,等待援军。见一时难以攻破敌阵,左路战士也投入了战斗。密集的枪炮射击交织成一片火网,双方展开猛烈激战。

“红军进入广东的第一个胜仗,极大地提振了红军的士气,也为红军胜利穿过南雄创造了条件。”李君祥说。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军事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意义非凡,规模虽小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