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军人要有血性,小型作战将考验血性

  还记得在30多年前经历的一场战斗中,副连长张大权带领突击队向目标发起攻击,战斗中,张大权的右大腿被炮弹炸伤,小腹部被横飞的弹片削开一个洞,肠子和鲜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他用手将掉出来的肠子塞进肚里,用绷带缠住伤口,继续冲锋。他对战友们说:我张大权愿以死相拼,带着你们做最后一次冲击!经过5个多小时的拼死激战,我军终于把胜利的旗帜插上目标高地,但副连长张大权却英勇牺牲。

  还有少数中高级指挥员,对越野吉普指挥车的感情也淡薄了。我军最近几年装备了“勇士”和“猛士”指挥车,但高中级指挥员很少乘坐。笔者曾试用过一段时间“猛士”,其越野性能赶超“悍马”,大功率柴油发动机震耳欲聋,车身颠震好像大卡车,车内乘坐空间狭小,舒适感远远比不上进口的越野车,但它却是作战车辆。

——换“胆”。直面战争形态正在加速演变的大势,为官兵换上一颗首战用我、有我无敌的英雄虎胆。在近两年开展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官兵们取得这样的共识:敢于亮剑、刺刀见红的战斗精神永不过时;要取得未来战场“入场券”,首先得从练胆、练气、练血性入手,闯过不怕牺牲这一关。

  让有血性的指战员“红起来”

  我军近30年无战事,是否懈怠并有所娇气了呢?不必讳言,还是有一些的。一些军事机关大门哨位设置了防弹玻璃的岗楼,外表华丽好看,里面还装了空调。但笔者也看到一些部队营门,哨兵全副野战装具,荷枪实弹,拒马铁刺,临战气氛浓厚。两种风气对比,前者是不是少了几分血性?

——求上限之“难”。在这两年全军各大单位的年度训练计划中可以看到,按照训练指标要求最高、困难程度最大、身心砥砺最强开展训练已成为共识,打边界、飞极限正逐步成为训练常态。

  四是在提高打赢战争的素质本领上带好头。把心思和精力集中到“当兵打仗、练兵打仗、带兵打仗”上,带头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技能、钻研新战法,不断提高破解作战训练重难点问题的能力,以过硬的自身素质赢得官兵信服。向训练中的形式主义开刀,把虚浮之风赶出训练场,带头落实训练内容、带头接受摔打磨砺,做到训兵先训官、考兵先考官,努力营造带兵打仗、血性浓厚的训练氛围。

  难道和平时期军人就不需要血性吗?非也。抢险救灾就是最大的考验。汶川、玉树、芦山震灾不说,只说笔者身边的事。2008年南方冰雪灾害,江西南部超高压输电线塔几乎全被压垮压弯,而线塔都架设在人迹罕至的山岭上,电力公司雇请民工往山上抬塔基材料,日工资400元都雇不到人。第1集团军某部接令后,在196个作业点往山上抬塔基材料,一两吨的型钢要沿冰雪小道扛到1000米以上的山岭,每人平均负重约100公斤,其中“硬骨头六连”每天工作16个小时,有60%冻裂了手,80%磨破了肩,1天拿下3天的任务。

今天,我们开启强军兴军的伟大新征程,这条路注定有崎岖坎坷,甚至要栉腥风沐血雨……和平时期成长起来的新一代革命军人,还有没有当年那股虎狼之气?我们这支人民军队,能不能续写威武之师、胜利之师的光辉历史?

  一是在完成急难险重任务上带好头。和平时期,遂行急难险重任务是军人血性的“磨刀石”。指挥员带头磨砺坚忍不拔的意志品格,以战胜一切困难而不为困难所压倒的强大信心激发官兵斗志,能带头锤炼不惧生死的牺牲精神。对于以“80后”“90后”和来自独生子女家庭为主的年轻士兵,变“要你上”为“跟我上”,能以实际行动团结官兵、凝聚军心,激励大家以高昂的战斗热情履行使命。

  近期习主席多次强调,和平时期决不能把兵带娇气了,军人还得有血性。血性是战斗精神的通俗称谓,也是军人“亮剑”精神的人格体现。

“无论什么时候,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千万不能丢。”自主持军委工作以来,习主席高度重视我军官兵战斗精神培育,反复强调军人要有血性。

  二是在选人用人导向上带好头。怎样用人、用什么样的人,不只体现作风形象,更影响部队战斗力。应坚持综合抓军事训练成效和完成重大任务表现,全面衡量干部的政治素质、军事素养、指挥能力、战斗精神。注重发现培养在实战化训练中涌现出的“有血性”官兵,让他们红起来、亮起来。

  现在部队规定每年野营训练不少于数月,野训期间理应住帐篷和篷布、工兵筑城器材搭建的住所,用野战设施净化的生活用水,用野战移动发电机发电和照明。但有的训练基地,为野营部队盖了成片的营房,引入自来水和市电,硬化了路面,驻训条件甚至不亚于常住营区,高中级机关野营地甚至还安装了空调,接通了民用插卡电话和互联网接口。野外车(炮)场和阵地按理说应严密警戒,外人不得靠近,可是周边的流动小贩紧随部队移动,不仅保密成问题,而且基层官兵随时购买饮料、瓜果和方便食品,增加了游击习气,把兵也带娇贵了。

——求实战之“真”。近几年,总参发布的年度《全军军事训练指示》,都突出强调要着力构设实战化训练环境,使部队感知实战环境、感受实战压力、经受近似实战锻炼。

  当然,强化指战员的血性除了其自身努力之外,部队政治领导机关也是关键之一。消除军队腐败分子对干部队伍建设造成的恶劣影响,建立风清气正的人才成长环境,真正以“能打仗、打胜仗”为标尺培养选拔好新时期带兵人,我军大批血性阳刚、铁骨铮铮的优秀指战员才能脱颖而出。▲(作者是解放军总参谋部某部大校军官,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荣立一等功)

  较长的和平时期大仗打不起来,但不排除其间也有“小”的作战行动,这是对和平时期军人血性最直接的检验。1974年中越(南越)西沙海战,南越为侵占我西沙群岛,派出4艘美式驱逐舰、猎潜舰,而我南海舰队当时很弱,只能派出4艘小艇,处于绝对劣势。双方接战后,敌我两舰一时擦舷而过,时间不过几十秒,双方舰炮都发挥不了作用,我艇官兵用手榴弹、机枪和火箭筒就近攻击,最终取得击沉敌舰1艘,重创1艘,击伤2艘的战绩,并趁势夺占西沙全岛。战斗中我389舰炊事员郭玉东负责堵漏,当机舱进水并起火时,他坚持堵在进水口直至牺牲。战斗结束后,发现郭玉东被烧化后在舱洞处留下一个人形!▲(作者是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

空军航空兵某师组织实战背景下的火力突击演练,最远距离、最低高度、最快航速、最大攻角、最多弹量……一架架战机飞到战技术性能极限,观摩人员惊呼:这简直是在玩命!

  三是在树立良好风气上带好头。风气问题,是基层官兵最关注、与之最息息相关的问题,也直接影响和决定着军人血性的培育。正气充盈,官兵就精神振奋、英勇无畏。

  和平时期更要锤炼军人血性

南京军区制订了30余万字的《实兵对抗演习若干规定》,用四部法令对演习全程进行量化监督,让对抗真正抗起来,让官兵在严苛的战场环境中经受洗礼。

  在新的历史时期,强化军人血性从指挥员做起同样至关重要。

  和平时期遇到危险和突然情况,指挥员身先士卒,临危不惧,果断处置,是军人血性的重要体现。笔者记得当排长期间,笔者领导的坦克排某日在开山放炮构筑坦克掩体时出现哑炮,全排都抢着去排险。笔者作为现场指挥员,命令排里兄弟们都隐蔽在爆炸范围之外,自己只身前去,成功排除哑炮。同志们拥抱我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

血性,我们这支屡创奇迹的人民军队闪亮的“名片”。

  胡国桥

兰州军区某机步师,新型火炮刚列装不到3个月,就成功在高原打实弹,在这个师,凡是危险性较高的课目,第一个出场的准是师领导。

  革命军人要有血性!这是习近平主席对新一代军人的殷切期望和深切呼唤。无数革命先烈用他们的英雄壮举告诉我们,军人的血性是什么?是忠于祖国,关键时刻敢于亮剑、勇于牺牲和甘于奉献,这是军人的本性,是军队的脊梁,也是胜利的基因。笔者认为,和平时期看不见战火硝烟,但投身于各个岗位的军人同样需要血性;培养军人血性,不仅要关注战斗员,更要关注指挥员,只有这样才更有号召力。

这种本事,是对手中武器的精益求精。

  应该说,部队指挥员的血性是一支部队血性的缩影和写照。因此,部队有没有血性,指挥员是关键。战争年代,官兵战斗信心和精神来源之一就是他们身边的指挥员。这既有信任问题,更有引领问题。作为一名接受过战斗洗礼的老兵,笔者更深有感受的是,指挥员的血性是无声的示范。

“穿着军装就要打仗,身居高位也敢赴死”。纵览三军,从空中第一跳、第一飞到陆地第一枪、第一炮,再到水中第一潜、第一艇……实战化演兵场上,处处都是领导干部打头阵、作示范的身影。

  笔者长期从事军事科研工作,不了解的人可能会认为军事科研跟“血性”挨不上边。但实际上,由于军事领域的创新性、挑战性很强,搞军事科研困难非常多,要高质量完成工作任务,必须要有在关键时刻尤其是重大科研任务面前,义无反顾、勇于担当的那股血性和奉献精神。前不久,在军内具有重大意义的大型兵棋系统研制过程中,就有张国春等两名团队成员因忘我工作患病去世的光荣事迹,这无疑也是军人血性最生动的体现。

济南军区一场实战化演练激战正酣,红方穿插分队被蓝方一个合成营围困在小山包上。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轮番进攻,红方官兵斗智斗勇、爬冰卧雪、忍饥挨饿连续作战到深夜,最终成功突围……

这种本事,是对未来战场的责任与担当。

全方位铸模塑型,靠实战化战场锻造血刃刀锋

——换“血”。从源头从根本从“兵之初”抓起,为官兵换上一腔平时敢担当、战时敢赴死的澎湃热血。新兵是一支军队的未来,从兵之初就要磨砺血性胆气。今年,所有新兵、新学员一入营,就纷纷参与到“新一代革命军人样子”大讨论中。“孩儿已经懂得了∕‘战士’的含义∕不付出代价怎能胜利……”在第14集团军某旅,大讨论的第一课,就是组织新兵们学唱这首《寄给妈妈的日记》。这首歌的歌词是根据该集团军19岁的烈士王建川在战场上写给妈妈的战地诗改编的。

——换“骨”。针对长期和平环境下形成的“和平病”,为官兵换上一副闻战则喜、敢打敢拼的铮铮铁骨。今年以来,全军部队大力开展“新一代革命军人样子”大讨论,向“仗打不起来”“轮不上我”等和平麻痹思想和重“练技”轻“练心”等问题开炮。如今,从机关到基层,从战斗班排到保障分队,官兵们无不认识到:战场没有局外人,血性是每名军人的“必修课”。

宋辉,空军航空兵某部飞行大队长,驾驭新型战机的“金头盔”。空中格斗训练,他飞出了最难战术动作;实弹打靶,他第一个打极限、打临界,而且打出满堂彩。

在视察辽宁舰时,习主席专程到海军某舰载机综合训练试验基地,亲切接见了首批上舰指挥员、试飞员和舰载机飞行员,高度赞赏飞行员顶风冒雨实现滑跃起飞和阻拦着陆训练、在复杂气候条件下表现出的过硬本领和血性胆气;在视察第31集团军某团“红四连”时,习主席仔细回顾连队浴血阳明堡,用血肉之躯毁伤侵华日军飞机24架的光辉历史,并动情地勉励官兵“发扬光荣传统、当好红色传人”……

血性如刀,不磨则不快,不砺则无锋。经习主席批准,总政专门印发了《关于加强战斗精神培育的意见》,指导官兵大力继承和发扬我军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强化信息化条件下不畏强敌、敢打必胜的信心勇气,并建立形成战斗精神培育的长效机制。《意见》明确指出,要坚持把战斗精神培育纳入实战化军事训练,推动部队战斗意志在实战化训练中锤炼强化。

和平时期,决不能把兵带娇气了,威武之师还得威武,军人还得有血性。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国内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革命军人要有血性,小型作战将考验血性

TAG标签: 新葡萄京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